(24/06/2018, Sunday)

晚上在家人Whtsapp群裡收到爸爸的訊息:“姐姐在睡夢中中風, 我們在ICU房看她, 醫生說已不能救了, 現用機器維生等孩子見最後一面。”

上個星期五才一起吃晚餐, 那時看到二姑很瘦, 反應和狀況也更差, 吃飯也少了。  當時心裡在想, 二姑時間會不會不長了, 然後竟然真的走了。

那晚, 二姑一直想和爸爸表達一些事, 指著隔壁家, 只說得出:“隔壁。。。隔壁。。。” 但卻說不下去, 爸爸一直嘗試引導, 不知道她有什麼要交代。。。

我和庭一起趕去醫院, 只見二姑戴着的氧氣袋子不會起伏, 就是已停止呼吸, 可是卻看到心臟在瘦得剩皮的胸腔裡跳動着。 眼睛沒完全閉緊, 剩一細縫,眼珠不會轉動。 我當時不懂,我以為心臟在跳, 就是還沒走, 其實二姑已走了。。。我現在才知道就算心臟還在跳, 呼吸停止了, 就是走了。

表哥表姐圍在床前,眼睛紅腫。 阿輝表哥看起來蒼老許多。 我站在床前, 一直在想,如果換著我是表哥表姐, 心情會有多糟糕。 我常在想, 當我們面對這些事, 我會不會傷痛得手足無措。 我還是很後悔,沒有趕在舅舅去世時見他最後一面。 

伯伯站在門外, 他見到我說:“照順位來看, 下一個應該是我了。” 說得那麼不在乎, 那麼看得開。 也許伯伯和家人也不是那麼親密, 沒有牽掛。

長輩一個接一個離開, 大姑丈、大姑、 舅媽、舅舅、二姑丈、二姑, 同輩的也走了阿聰表哥、阿興表哥、阿坤表姐夫。。。

二姑近幾年開始腦退化,我卻覺得那是上天眷顧她,腦退化令二姑再也不強勢,不強勢的二姑反而和孩子們的關係變好了, 尤其是和見面就吵架的表哥。。。孩子們會記得不再強勢的她。

(27/06/2018, Monday)

今天是二姑的葬禮, 當牧師在台上說話, 我最怕在這種悲傷場合聽傳道,總覺得太不適合。

前方放映着二姑生前影片,我哭了, 止不住地抽泣,坐在後面的表妹更哭得淒慘, 她和二姑感情最好, 其實也算是無憾了, 她在二姑生前都有陪伴, 總比我們好太多了。 感情是需要培養的, 真心的付出雖然會更傷痛, 可是那當下的回憶和親密感更實在。 生命裡有這樣一個人, 總比沒有好。

二姑葬在富貴山莊。 一片美麗的地方。 願她安息。 她再也不必擔心孩子們了。 所有一切也歸土了。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T  的頭像
KT

KT 簡單溫暖的窩

K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